一只砚砚

猜猜谁不在唱歌

〈猜猜谁不在唱歌〉
〈王者荣耀〉
〈背景:马可波罗又访华了,这会他带回了一个游戏:猜猜谁不在唱歌〉
〈游戏来源:跑男〉
〈内含cp:亮白,瑜乔,鹊乔,马可x庄周,亚瑟x安琪拉〉
〈糖糖糖,这个系列全是甜饼〉
〈欧欧西+无脑逻辑+小学生文笔〉
〈占tag致歉〉

王者峡谷。
   
        一白衣剑客抱着长剑躺在桃花树上昏昏欲睡,衣摆上的青莲似要长入人眼般的妖冶诱惑,乱蓬蓬的碎发朦朦胧胧地盖住了因宿醉而迷乱的双眼,眼角处还发着红,可见昨夜的糜烂。
   
        “重磅消息!!!马可波罗访华归来,邀请众英雄一起分享一个娱乐活动!”
   
        卖报的“红卫兵”煞有介事的喊道,奔跑而过,带起一阵清风,桃花树的枝儿摇了摇,落下一阵花雨,树上的剑客却已不见。
   
        树下却出现一蓝衫青年,看着这漫天飞舞的桃花,摇着羽扇无奈一笑。
   
        昨晚还是惹他生气了啊。
   
        真可爱。
   
        ……
   
马可波罗家。
   
        马可波罗正在鼓捣那堆奇奇怪怪的麦克风设备,因为这次出门没带庄周那家伙,导致一人一鲲十分生气,决定不帮他整理,于是很光荣的把自己带回来的东西弄的一团乱。
   
        “马可哥哥,你这是猪窝吧,庄周哥哥呢,他和鲲住的下去?”
   
        马可抬头一看,亚瑟抱着安琪拉进来了,小萝莉的嘴巴还是这么毒。
   
        马可叉腰一笑,道:“我出门忘记带他了,他正生气呢,我哄一夜了,还气着呢,鲲都是我喂的,你快帮我去哄哄。”
   
        安琪拉眸子一亮,从亚瑟怀里跳了下来,跑向了卧室。亚瑟和马可对视一眼,认命一般的一起整理。
   
        于是李白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氤氲的黄昏光下,一壮一瘦两个清俊身影在客厅里整理一箱箱的设备。
   
        要不是他知道这里头有个直的,他都想去帮大小乔当一回按头小分队。
   
         “咳,马可,你家有多一个卧室么。”
   
         “你被诸葛赶出来了?活该你昨晚上喝那么多酒。”马可波罗落(幸)井(灾)下(乐)石(祸)道。
   
        “是不是兄弟了,我昨晚上还不是因为给你洗尘才喝那么多的,我觉得我完全可以一边走回家一边醒酒,谁让你们把诸葛叫来了。”李白有气无力地反驳道,还顺便翻了个白眼,但却带了几分狐狸与生俱来的媚骨。
   
       “那什么,二楼走廊边第二个房间,你还是先去睡会吧,我是个1诶。”
   
        李白上楼后,诸葛亮和大小乔带着周瑜和扁鹊到了。
     
        “亚瑟,李白呢?”诸葛亮笑得温润如玉。
     
        “二楼左边第二个房间”

        亚瑟毫不留情的出卖了李白,诸葛亮乐呵呵地上楼了。周瑜骚包地一甩长发,三两下就处理好了设备,让马可二人目瞪口呆。
   
        诸葛亮好不容易哄好了李白,庄周也在三大美女的坑蒙拐骗中下了楼,终于可以开始玩游戏了。

        游戏规则很简单,一个人当裁判,四个人唱歌四个人猜,四个唱歌的人中有一个人不在唱歌,四个人中如果有两个以上的人猜中,假唱的人和没猜中的人就要喝特邀嘉宾扁鹊特别赞助的果汁并互换身份。

        因为扁鹊不玩,于是大乔毫无疑问的是裁判,唱的人分别是庄周,安琪拉,小乔和...诸葛亮,剩下的四个无疑是猜的了。

ROUND STARTS

        大乔闭眼从一堆音乐中抽了一首《凉凉》,只想用自己的辫子抽死自己,大家都好好的,凉个姥姥啊凉。

        音乐起,其他人倒没那么敏感,管自己唱了起来。

        庄周无精打采地骑在无精打采的鲲身上,无精打采地唱着歌,眼角的红色甚至能赶上李白,全程一个眼神都没有给马可——导致马可被李白和周瑜笑了好久。

        小乔眨着亮晶晶的大眼睛,给了周瑜几计甜美的wink,身后的大扇子也一下一下的闪着爱心,就像是被一群粉丝包围着打call——周瑜想,答应这小妮子三天一次,太便宜她了。
        诸葛亮含情脉脉地看着李白,李白似乎毫无触动的和马可唠嗑,但诸葛亮毫不气馁,继续用那对含情双眸注视着李白,舌战群儒的口中,吐出的却是深情的音乐。

        相比以上几组,安琪拉既没有给亚瑟抛媚眼,也没有对亚瑟极为冷漠,她只是默默盯着亚瑟,直到他面红耳赤为止——亚瑟可比他们纯洁多了,他只想把安琪拉藏起来,谁都不让看。

        一首歌罢,猜猜组意见一致,认为诸葛亮假唱——当然是李白收买的结果。

        诸葛亮无奈一笑,他确实是假唱了,起身从扁鹊那里拿走了杯“果汁”,一饮而尽,收到了一打怜悯和祝福。

        相反,李白则伏在鲲上,笑得像个孩子,连腰都直不起了。

        诸葛亮觉得,如果这能让李白开心一点,多喝几杯也没关系。

        不过,这么难喝的东西,还是能少喝就少喝点吧。诸葛亮又想道。他默默心疼了大乔妹子两秒。

        夜已深的很彻底了,半轮残月近乎羞涩的将自己掩藏在柳梢后,几乎不敢看宅中那几对小情侣间厚重的爱意,喧闹与宁静,就在如梦的夜色中融为一体。
      
        而在这静谧的夜色中...
       
       “扁鹊,你干什么!”

       “乔儿,不尝尝吗?”

       “唔!……”

END.

        明晚会有亮白车尾气,新手上路,小心追尾。

        你们想看我写谁就在下面评论好了,这个梗我觉得我还能用很久。
  
        如果有人写过了请告知一下,我平时也很少逛lofter。

等所有人都集齐所有人的,我才拿到一个属于我的蓝大🌝🌝